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银痕

银痕 第98章 并非无权

银痕 阳遥 5245 2020-10-15 21:31

  “所以说……”叶寒酥看着坐在一边的萦岚与顾忘川,撇了撇嘴,“这就是你的男朋友了?”

  被人这样地审视着,顾忘川心里有一丝不舒服,但是想到是萦岚的姐姐,性格应该不会比萦岚坏到哪里去,所以也就强忍着一股被盯的羞耻感冲叶寒酥尴尬地笑了笑。

  顾忘川与萦岚并排着坐在副沙发上,叶寒酥则坐在长沙发的右边、靠萦岚与顾忘川近一些的一端;诡焰坐在长沙发的左侧,心不在焉地看着落地窗外的高楼;而白狐则因为没有位置可坐,所以站在厨房的门口,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默默看着姐妹俩剑拔弩张般的紧张对话。

  “是啊,”萦岚倒是丝毫不在意叶寒酥的目光,非常不在乎地往杯子里倒水,“忘川,这是我姐姐叶寒酥,如你所见,是一个又凶又苛刻、一点也不温柔的女人。”

  “哼,”叶寒酥冷笑了一声,慢慢掏出一支香烟,送到诡焰那边,“你可别再损我了。”

  见叶寒酥往这边递烟,诡焰很自觉地便用食指燃起了一小撮火苗为叶寒酥点了起来――他很清楚这烟不是给他抽的。虽然动作很熟练很给面子,但诡焰的嘴却没有闲着:“二小姐,您这么说大小姐虽然还算中肯,但好歹大小姐的姘头比您这男朋友可厉害多了。”

  话音一落,远在厨房的白狐因为没有憋住笑而“嗤”的一声把嘴里的啤酒给喷了出来。

  “你闭嘴。”叶寒酥瞥了一眼诡焰,却无可奈何。虽然年纪与自己差不很多,但“六芒”的成员是叶审换命的兄弟,诡焰的辈分其实是高过自己的。

  “诡焰你也不能这么说,”见诡焰对顾忘川的实力产生怀疑,萦岚争辩起来,“李游书回公司没有告诉你他是怎么输给顾忘川的吗?”

  “嗯?”听到这话,诡焰挑了挑眉毛,重新审视起顾忘川,“兄弟,我想手撕李游书很久了,有什么秘诀没有?”

  而顾忘川则毫无发言权地点着头:“巧合,巧合。”

  就在这几句话间,叶寒酥已经慢慢地抽起了自己手里的烟。

  “别废话了,”见诡焰有往“拉家常”的方向偏移的样子,叶寒酥赶紧制止了他的絮叨,又扭头看向萦岚,“这一次算你运气好没有被伤到,我看你在这儿也不是办法,这些特战组的人――包括顾忘川――都不像能保护你的样子,你干脆今天就跟我一起回家得了。结不结婚咱们再商量,你先跟我回去。”

  见叶寒酥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萦岚也上了一股子执拗劲儿。

  “不行!既然我已经从家里出来了,就决意不再回家!再说,如果我回了家,那我结不结婚就不是姐姐说了算的了!”

  “这有什么不能算的,老叶还能强嫁了你不成?”

  “父亲的性子奇奇怪怪的,不是没有可能。”

  “我作担保,一定不让你不明不白地就被嫁出去。”

  “你作担保,谁能保你呢?”

  “你怎么这么倔呢!”

  “不是我倔!是姐姐一点也不往长远考虑!”

  坐在一边的诡焰无奈地扶了扶眼镜,白狐则缓缓喝了一口啤酒,虽然二人相隔甚远,但却心照不宣地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不,萦岚你就是很倔。”

  “好啊,”见萦岚没有听从自己的意思,叶寒酥点了点头,“那我今天就要来硬的了。”

  这句话一出口,萦岚与叶寒酥在同一时间站起了身来,橙黄色的能量波动自萦岚的脚边向上翻腾,衣摆和长发都开始随着上帝之手的波动变得飘逸起来;而叶寒酥则警惕地看着萦岚,眼里满是对妹妹“不可理喻”的嫌弃。

  见二人即将动手,坐在中间的顾忘川此刻有些慌张――看得出来因为情绪波动的厉害,萦岚的能力此时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可能会变成不顾左邻右舍的大杀招;而这个叶寒酥通过之前的观战也看得出来不是善茬,想必作战经验和手段的老道程度更在萦岚之上。这么一看,我顾忘川现在岂不是深陷龙潭虎穴了!

  但毕竟有不问家事的冷静旁观者在场,就在二人起身的刹那,坐得远远的诡焰和站得远远的白狐便出现在了沙发前的茶几边。

  “别别别,别动手,咱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害人的。”诡焰开口制止着叶寒酥,但目光却紧紧地盯着白狐,手里的紫色火焰在剧烈燃烧。

  而这边,白狐也已经笑眯眯地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刀尖直指叶寒酥:“说的是,动起手来,不管是谁受伤都不好看。”

  互相看了看对方手底下的人,叶寒酥与萦岚心中虽有不快,却都很冷静地收回了能力,留下一身冷汗的顾忘川暗自庆幸。

  “你还是早做打算吧。”叶寒酥说着,起身便向大门走去,而见她们收手,松懈下来的诡焰也跟了过去,“那家伙最近的动作越来越大,老叶也有些等得不耐烦了。我觉得最迟一个月,你得为顾忘川的性命考虑一下。”

  听着她的话,萦岚皱了皱眉头。

  “萦岚,虽然我凶你,但说到底,对你最好的永远都是家里人。”走到门口的叶寒酥回头看了一眼萦岚,然后开门离去。

  跟在叶寒酥后面的诡焰倒是很大方地跟白狐挥着手,又冲萦岚说了一句“二小姐,走了”,随后才轻轻地把门关了上来。

  “呼!”见叶寒酥离开,萦岚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回到沙发上。

  坐在她一边的顾忘川,缄口不言。

  “哎呀顾忘川呀顾忘川!”虽然萦岚与顾忘川都没说话,白狐却已经沉不住气了,“你怎么这么废物呢,你为什么不站起来,把她姐姐撂倒呢!”

  “你看我敢么?”顾忘川有气无力地冲白狐笑了笑。

  “你他妈的连月光女神都能硬杠,怎么可能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过!骗鬼呢?”白狐不依不饶地吵着,其实心里是希望顾忘川能别老是那样温温柔柔的,让叶寒酥产生“顾忘川是一个软蛋”的错觉。

  顾忘川又想回话,萦岚却忽然喊了起来。

  “哎呀好啦!你们俩别吵啦!!烦死了!”

  “我、他、这!”被萦岚一吼,白狐却忽然哑了火,不知道说什么好。

  “行了行了,你们都该干嘛干嘛去吧!”气呼呼地说了一句,萦岚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砰”的一记重重的摔门声。

  第一次见萦岚发这么大火,顾忘川与白狐面面相觑,不知所言。

  又是一次不欢而散。

  萦岚双手抱膝,蜷坐在床上。

  是第几次了呢,自己也数不清了。从记事以来,姐姐寒酥与自己就没有一天不在争吵中度过。每到这个时候,凌寒和黑骑就会从旁劝阻,而诡焰与李游书则是负责起哄以及后期被凌寒黑骑痛扁的“作死二人组”。

  萦岚一直觉得姐姐之所以这么讨厌自己,是因为自己的出生导致了母亲的死去。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母亲,使得姐姐体会到并记住了母亲离去的痛苦。

  但叶寒酥是一个好姐姐,她能体会自己的痛苦。当自己被父亲软禁起来的时候,是叶寒酥与凌寒救出了自己,当父亲得知自己逃离派手下去追赶自己的时候,又是叶寒酥站出来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叶寒酥的事情尚且不管。这一次,自己与顾忘川又该怎么办呢。

  虽然自己还没有跟顾忘川走到“生死不离”的地步,可是如果父亲真的为了找回自己而下了杀手呢,即使顾忘川说出了那样的誓言,萦岚也如论如何不可能让他为了自己而送出性命。

  “凌寒……我该怎么办呢。”紧握着顾忘川送给自己的项链,萦岚喃喃自语着。

  另一边,是沉寂多时的格陵兰岛。

  风有些冷,脚步声均匀而稳健,不时地伴有外衣被撩动的“哗啦哗啦”的声音。

  “自从那起事件之后,这里就变得毫无生机了啊。”那人站在高处,俯视着被重重的高墙围住的巨大建筑,只能见其背影。若仔细看去,隐约可见已经拆卸的金属字牌留下的痕迹――S.F.G。那是超人类基金会格陵兰分基地的英文缩写。

  “要不是您有这个需求,也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那人手里攥着的通讯仪里传来沙哑疲惫、却满怀着傲慢与自矜的声音。

  “哈哈哈哈,您真会说笑,这不是您和我共同商讨的方案么?而且异常的成功啊。”

  “谁会想到,超人类基金会的幕后资金支持者,‘白鸦’公司的创始人怀特?克罗先生,如今想亲手毁掉自己辛苦栽培的成果呢。”

  “我这也是有一时之需啊,希望到时候您能多帮扶一下。”

  “这是自然,怀特先生不用担心。”

  这时,背影的另一个通讯仪响了起来。

  “看来您还有别的事情,我就不多做打扰了,再会。”沙哑声音说着,果断地切断了通讯。

  “呵呵,”背影轻轻一笑,“真是个果决的人。”

  说着,他接通了另一个通讯:“是我。”

  “你在什么地方?”是埃文?罗伯特的声音。

  “老板出门,还需要跟小弟汇报么?”背影无奈地笑了笑,“听这口气,你好像很不爽啊。没有受伤吧?”

  “吃了败仗,当然不爽。受伤倒是不严重。”

  背影点了点头:“那就好,你还不能死呢。”

  “你一直拿我作工具么?”

  “心知肚明的事情,难道你自己不是这么想的么?”

  “哼,你说话倒是直接得很。”

  “彼此彼此。”

  埃文?罗伯特挂断了通讯。

  背影也收起了通讯仪,继续俯瞰着脚下的基金会基地。

  一阵风吹过,摩擦着凹陷地形四周的石壁和不远处的林海,发出呜呜咽咽的令人心碎的声响。

  身影轻轻开口,那话语便似青烟般飘散在风中,被摩擦在石壁上、被激荡在林海间,只是声音微弱,即使是低头吃草的野鹿也不会从风中听见。

  好像盲眼的流浪者诉说着十分遥远的往事,又像喝醉的酒徒复述昨晚的癫狂。

  “The streetlamp dies

  Another night is over

  Another day is dawning

  Touch me

  It’s so easy to leave me

  All alone with my memory.”

  基地的深处,好像有身影在晃来晃去,无力地、放肆地,走着。

  是风摩擦石壁的声音,是风穿梭林海的声音。

  悉悉索索、呜呜咽咽。

  是双脚拖沓地面的声音,是灵魂苦苦悲鸣的声音。

  悉悉索索、呜呜咽咽。

  身影张开手臂,慢慢吸进一大口气,又缓缓地呼出。随后,转身离去。

  “Look a new day.”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