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通灵睡神

通灵睡神 第一百五十章 御仙岛上

通灵睡神 容止若静 4281 2020-10-15 21:31

  “皓禹,好消息,好消息!”

  外出几十年的许世新一上到南天,便对俯视着苍苍云海的皓禹飞去。

  能有什么好消息?皓禹转身木然地看了许世新一眼,又回头俯视着脚下的云海。

  蒹葭随着玉玺一起消失了。他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但踏遍三界却没办法寻到她。

  许世新也不愿想相信这个事实。这几十年从不停歇,只为寻到蒹葭努力,连子衿和子宁他都不怎么管了。偶尔几次来,都是再着疑似蒹葭下落的消息,但到最后都一一落空。

  皓禹伸手握住腰间系着两块玉佩,其实一块是蒹葭的。他一直没把玉佩交给她,就等着她看到自己的真心后,开口问他要。

  早知道会这样,他就该把玉佩加行给她带上,说不定就能把她紧紧地拴在身边了。

  这几十年来,他带天横扫三界,踏平魔妖两界平息了心中怒气,也没办法让失去她的痛苦减少半分。

  思念随着时间的延长,变得越发浓郁,每一天都在煎熬中度过的。要不是还有子衿和子宁要照顾,他真的想放任饕餮将自己反噬掉算了。

  “御仙岛消失了!御仙岛消失了!”向来稳重的许世新,此刻高兴地着差点手舞足蹈起来。“这个世界上除了蒹葭,没有人能够办到的,她一定在御仙岛内。”

  “你说什么?说清楚点!”皓禹迅速转身,抓住许世新的手臂,急切地道。

  “御仙岛本来是蒹葭想退隐的地方。经过我的改置,这岛可以完全消失,但得用蒹葭的血来封印。可是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封在里面?”许世新说说着说着,脸上的喜悦渐渐被担忧所取代。他抬头看着皓禹,微张着嘴怎么也不想把另一种可能性说出来。

  那很有可能是蒹葭在最后一刻,用自己的血封印住的。否则她是不可能丢下所有的人,把自己一个人封印在那的。

  皓禹无力地松开许世新的手,踉跄着后退几步。猛地,他银牙一咬,化作一道银光,消失在南天门前。

  “许世新叔叔,我父亲他又要去打战了吗?”

  许世新转身见子宁和子衿,正瞪着一双汪汪的泪眼不安地看着自己。

  一阵酸痛在许世新的心间泛起。他蹲下来把子衿他们抱入怀,安抚地拍着他们的背。

  母亲突然消失了,父亲又像失了魂一样,他们不安、伤心难过还很孤独,在无人的时候常常哭泣。而他自己更是没有好好地安慰过他们,但他们俩从没有在人前哭闹过,成熟懂事得教人心疼。

  “许世新叔叔!”

  子衿和子宁回抱住许世新,一人依靠在一边的肩膀上,眼睛微微地红起来。

  “我们回去练练功好不好,好久没监督过你们了,让我看看到底进步了多少?”

  许世新扶他们站直,便见他们眼中闪着的点点泪光。他顿觉喉咙一硬,眼睛里也微微发涩起来。

  “许世新叔叔能多陪我们一下吗?”子宁用袖子抹去眼上的泪水,小心翼翼地加上一句,“就多陪我们一会儿。”

  许世新抓住袖子,粘去他们眼中的泪,柔声道:“你们想要我陪多久,我就陪你们多久。”

  “太好了!”子衿和子宁高兴地抱住许世新,眼中泪水还没干,那满是悲伤的脸上就又泛起丝丝笑意,就如浓厚云团中透出一丝丝阳光。

  许世新一手抱起一个,带着他们后花园飞去。御仙岛的事还是不要和他们说了,不结果如何,如果又是一场不是又得引他们伤心难过吗?

  皓禹化身成金龙,在御仙岛大概的位置上,上下左右不停地穿梭着,但是展现在他眼前的就只有一片虚空。他悲愤地啸鸣着,加快速在这片虚空翻腾着,每一尺空间都不敢肯轻易放弃。

  他从中午开始寻觅,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当第一缕阳光照过这片虚空时,一个模模糊糊岛屿的轮廓突然显现。

  他发出声声龙鸣化作一道金光,在晨光中横射而去。不管是不是,他都要去看个清楚。如果她真的离去了,他也会紧随她而去的,没有她世界每一刻他都不想停留。剩下的只能仰赖许世新和他的哥哥们了。

  岛上梅花漫漫,在微冷的气流中花瓣片片飞舞,为这清冷的玩带来点动态美,这环境像是专属蒹葭的。

  地上的落花堆得有半个高,皓禹化出人形在花瓣上轻轻漫步,心却紧紧地怦怦跳起来。

  蒹葭绝对在这里,她可以有很多存在形态,都是她父母给予的。只有这独一无二的动态清冷,才是她自己本源的东西。

  只有她在的地方,才能让动态的清冷美到极至。越往里面走,越能觉得每一片花瓣都是她的化身,上面都沾有她的气息。无论因为因缘际会种下多少桃花,她对桃花都并不太喜爱,桃花瓣中也不会沾上她的气息。

  在梅花的最深处满眼都花瓣,眼睛完全看不到一尺之外。冷香渐浓,蒹葭的气息也越发清晰,皓禹的脚步也渐渐放慢。

  皓禹一步一步地往里走,最后在一个花瓣较希少而轻缓之处,看蒹葭被一层厚厚的花瓣托在半空中。

  她是睡着了吗?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神情甚是恬静。皓禹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看一会,再把视线向下移……

  她的胸口没有起伏!皓禹顿觉天旋地转,脚下一阵虚弱重重地跌入地上的花瓣中。

  “你即已不在,我留下来又有何用?”

  一股血腥味从皓禹的胸口逆上,和着滑到唇边的眼泪喷洒在花瓣上。

  “皓禹,皓禹……”

  来自于蒹葭的呼唤在四周回荡着,花瓣也随之疾速飞舞起来。堆在皓禹四周的花瓣无风自飘浮,将他轻轻托起,把他送到蒹葭身边。

  皓禹废劲地掀开眼皮,见蒹葭已坐起来,脸带着温柔的笑对他伸双手。

  这是幻觉吗?皓禹晃了晃脑袋,企图让不太清楚的思路,归复于清晰。但他的眼睛始终看不清楚,就连蒹葭嘴边的笑容看不太真切。

  “皓禹,我饿了。”

  呵呵…那真的是他幻觉!皓禹绝望地惨笑一会,缓缓地闭上眼睛。这里的环境与蒹葭是那么地契合,她是不会感觉到饿的。

  “皓禹,这绝对不是幻觉。如果你继续睡下去,就别想再吃鱼了,我会带着孩子们去找我的师兄羊祜。”

  羊祜?!绝对不可以!皓禹猛地睁大眼睛,见蒹葭正一脸坏笑地看自己。他不确定地伸手抚上她的脸,但伸到一半时,却被蒹葭握住。

  蒹葭把他手拉到唇边轻吻一下,便俯身吻上他唇。

  真的是她!在缠绵而熟悉的深吻中,皓禹终于确定那不是自己的幻觉。唇舌的纠缠全都是她的味道……嗯,不对,还多了点梅花的冷香。

  “你即然没什么事,为什么不回到我的身边?”皓禹抵住蒹葭的额头,微恼地埋怨着,“你知道吗?再次看着你消失,要不是顾念到子衿和子宁,我真的想紧随你而去。但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太难熬了。”

  “在玉玺碎开时,我被震飞到这里,身上也受了重伤。而魔王虚危和沈腾化一路紧追不舍,我只能将这里封印住,让自己慢慢恢复。但……”蒹葭拉皓禹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轻声道,“才这之后,我才发现我又怀孕了。怀孕要灵力,恢复也要灵力,我根本就没办法回去。所以在等你来救我,但你来得有点慢!”

  皓禹低头看着她高高耸起的腹部,释然地笑道:“原来是这样。”

  他还真的担心,蒹葭是因为不想跟他在一起才不回去的。

  “你好像对我怀孕的事一点都不惊讶?”蒹葭侧脸看着皓禹惊奇地道。

  “那天你干呕时,我帮你号脉便知了。”皓禹微笑道。

  他从腰间把蒹葭的玉佩解下给她系上。

  “我以为你不打算把这玉佩给我了。”蒹葭眨眨眼笑道。

  “我在等你开口要……”皓禹恼怒地捏上蒹葭的脸,“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也在等你把玉佩给我系上。”蒹葭无辜地对皓眨眨眼,嘴上的弧形越来越往上弯。

  “你可以得意很久的,因为到底还是你赢了。”皓禹无奈地轻笑一下,抱着蒹葭向上飞起。

  谁输谁赢又怎样呢?最要的是他的蒹葭,终于都回到他身边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蒹葭引诀撤去封印,回头看着御仙岛,疑惑地道:“想不到我到这个岛睡了多少年?岛上怎么长了这么多梅花?刚来的时候明明连只梅花的影子都没看到的。”

  皓禹但笑不语,抱着蒹葭往九重天飞去。她是不会知道,这些梅树每一棵都是她的化身,天底下再也不会寻到这么美的梅树了。

  皓禹飞到一半,便见魔王虚危和沈腾化散落的魂魄围过来。他脸上一冷,幻出太阿剑将这些魂魄碎片尽数化去。

  而沈腾化最后一片魂魄,却被骤然出现的徙倚收入手中。她将那点魂魄轻掬于手中,乞求地对皓禹和蒹葭弯腰行礼。

  皓禹冷淡地看了徙倚一眼,引诀收回已经刺向徙倚的剑,抱着蒹葭继续往九重天飞去。

  蒹葭回头对徙倚和善一笑,便偎入皓禹的怀里,让他带着的自己回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